少年喜书策 白首意未足

当前位置:欧宝体育登录 > 欧宝体育最新版下载 > 少年喜书策 白首意未足
作者: 欧宝体育登录|来源: http://www.haywardltd.com|栏目:欧宝体育最新版下载

文章关键词:欧宝体育登录,胜处颇屡访

  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春,偏安江南、风雨飘摇中的南宋朝廷开设省试,28岁的陆游参加了两浙转运司锁厅试(即现任官员及恩荫子弟参加的进士考试),并独占鳌头。而当时宰相秦桧的孙子秦埙也参加了同场考试,成绩位居第二。奸相秦桧甚为不快。第二年春,陆游在都城临安参加礼部的复试,又是一举夺魁,被主考官判为状元。结果却被秦桧以“喜论恢复”为由,生生除名。《宋史·陆游传》载:“主司复置游前列,桧显黜之。”少年成才,声名在外,在科考中亦有出类拔萃表现的陆游,具有深厚的家学渊源和热爱读书、勤奋好学的品性。

  陆游出身书香世家,其高祖陆轸、祖父陆佃皆为饱学之士,作为名门望族,家中藏书盈室。尤其是其父陆宰,藏书13000余卷,居于当时越州三大藏书家之首。陆游承袭陆氏家风,亦爱读书藏书。他的很多诗句中,都对家中藏书情况进行了描述,如“赋性无他嗜,传家但古书”“残年唯有读书癖,尽发家藏三万签”“灯前目力依然在,且尽山房万卷书”。他自言除了传家的古书,自己没有其他爱好。晚年趁着灯前读书眼力尚在,先把家中的大量藏书看完吧。这些诗句既体现了陆游对书之爱,也显示出其家藏书之多。

  陆游爱书如痴如狂,自称“书痴”“书颠”,且引以为豪。他在《钞书》一诗开头写道:“书生习气重,见书喜欲狂。”另在《读书》一诗中写道:“放翁白首归剡曲,寂寞衡门书满屋。藜羹麦饭冷不尝,要足平生五车读……客来不怕笑书痴,终胜牙签新未触。”他简陋的家中藏满了书,即使粗茶淡饭,也要书读“五车”,做个像战国惠子那样的博学之士,即便有客人来访,也不怕人家笑话他“书痴”。《灯下读书》《春夜读书》《寒夜读书》三首诗都是他的读书感怀,他把读书的体味化作一句句传世诗句:“少年喜书策,白首意未足。”“寓世已为当去客,爱书更付未来生。”“不是爱书即欲死,任从人笑作书颠。”他说自己从小就爱读书,等到年迈了读书之心依然未泯。不仅今生爱书,来生也要爱书。不爱书则生而无味,哪怕人家笑自己“书颠”。陆游对书的热爱其诚其挚,令人动容。

  关于对藏书的挚爱与执着,他在《冬夜读书》中写道:“平生喜藏书,拱璧未为宝!归来稽山下,烂漫恣探讨。六经万世眼,守此可以老。”他为自己丰富的藏书而自豪,视为珍宝,枕书入眠,可以终老。他还在《遣兴》一诗中云:“外物元知等一尘,浮生何事最关身?……有酒一樽聊自适,藏书万卷未为贫。”他叩问心灵:尘世之间,什么是最让我感兴趣的呢?浊酒一樽最为尽兴,藏书万卷最为富有。

  购之书肆。陆游藏书除继承家业外,也多为自己购书所得,平时遇见心仪之书,想方设法也要买到。他在绍兴居云门草堂时,曾见一租书人枕一册旧书而眠,取来视之,原来是唐人刘长卿的《刘随州集》,喜出望外,不惜以百金购下。陆游还曾到蜀地任职,离开时船上除了大量书籍,并未载其他一物。为表明爱书的心迹,他赋诗曰:“谢事贫过筮仕初,归装仅有一柴车。笥衣尽典仍耽酒,囷米无炊尚买书。”即使家贫至囤空缸浅,柴薪渐少,他也要用购柴粮之资买书买酒。因为买书,致使“儿因作诗瘦,家为买书贫”,他也不改初衷。

  赠书借书。陆游在其藏书题跋中,还记述了一些书的获得经过。如《跋松陵集三》云:“会陵阳韩籍寄此集来,云东都旧本也。欣然读之,时寓砖街巷街南小宅之南楼。”《跋陵阳先生诗草》说:“右陵阳先生韩子苍诗草一卷,得之其孙籍。”朋友之间书籍的相互赠送,大大丰富了陆游的藏书。陆游有时还向友人借书阅读,如《幽栖》中云:“新寒换衣典,闲日借书观。”他在浙江严州知州任上,曾因借书不得而怅然不已,即赋诗一首,诗云:“桐君故隐两经秋,小院孤灯夜夜愁。名酒过於求赵璧,异书浑似借荆州。溪山胜处身难到,风月佳时事不休。安得连车载郫酿,金鞭重作浣花游?”把没有借到好书的遗憾心情描绘得淋漓尽致。

  抄录所得。作为著名的藏书大家,陆游极为重视抄书,凡遇善本,必设法抄录下来,编纂珍藏。当时临川藏书家有王、韩、晁、曾诸家,陆游曾向他们借书,传抄颇多。即使年老目花,小病初愈时,他依然坚持抄书,如《病愈小健戏作》中“入市归村不跨驴,蝇头细字夜钞书”。在他的诗中,关于抄书之句俯拾皆是:“村酒儿能取,农书手自钞。”“眉间喜动君知否?借得丹经手自钞。”“韦编屡绝铁砚穿,口诵手钞那计年。”抄书本是非常辛苦劳累的,但是在陆游那里,成为他满心喜悦的事情。

  陆游一生都在坚持不懈地读书、藏书,博览群书成就了他的博学多才,善于读书为他丰硕的诗文著述奠定了雄厚的基础。《剑南诗稿》存其诗9000余首,另有《渭南文集》50卷、《老学庵笔记》10卷及《南唐书》等,皆可称为传世名作。作为南宋著名爱国诗人,其诗文量多质高,被誉为南宋“中兴四大家”之首。同朝宰相周必大称他“小太白”;南宋理学家朱熹赞他老笔尤健,当世应“推为第一流”;宋末词人、诗论家刘克庄谓其词“激昂慷慨者,稼轩不能过”;近代梁启超对他更是推崇备至,赞道:“集中什九从军乐,亘古男儿一放翁。”(刘琪瑞)

下一篇:古诗词网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