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日军记者率先“披露”方先觉“投降”始末参战老兵晚年道出实情

当前位置:欧宝体育登录 > 欧宝体育最新版下载 > 1944年日军记者率先“披露”方先觉“投降”始末参战老兵晚年道出实情
作者: 欧宝体育登录|来源: http://www.haywardltd.com|栏目:欧宝体育最新版下载

文章关键词:欧宝体育登录,生死不来旋

  1944年8月8日,衡阳保卫战结束了。关于方先觉“投降”日军的最早“披露”来自日本战地记者小田岛所写的一篇报道,这篇报道刊载在日本1944年8月13日的《朝日新闻》上,原文翻译成中文如下:

  “该方军长等旋随部队前往投降谈判场所涂仁中学,我部队长偕幕僚长以下诸人,于8日午前10时45分在学校防空壕内开始谈判。壤内置有一张木桌,部队长坐在正面,方军长坐在他的对面,该军长两侧为第10军参谋长孙鸣玉以下。

  部队长打破紧张的空气,以严重的口气凛然地说:“本官以日本军最高指挥官的资格向贵官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拒绝了敌军所提出的七项投降条件,提出我方面的无条件的投降要求书,并且很严厉地说:“请及时答复。”

  部队长的视线集中于军长的脸上。方军长听了翻译的话以后,低声确定地答道:“服从这个要求。”

  这样,衡阳守军全面地向我军无条件投降了,时已12时,在投降书上签了名的军长的脸上表现了动摇不定的恐惧,最后我某参谋长向方军长要求道:“请命令衡阳军即时停止战斗行为。”

  方军长当即请参谋长命令全军停止战斗。方军长会同我部队长又把服从全面投降的事告知各师长,各师长也都无异议地同意了。部队长最后声明:各师长的身份,皇军负保障之责。这感动了投降我军的敌将们,会见终了后走出来的方军长及各师长的脸上浮现了一些安静的情态。”

  此文刊登后,国内的报刊竞相刊登,而武汉政府的报纸还在文章中出现了这样的句子:

  于是,方先觉被中国人骂为汉奸,而子虚乌有的“先和军”也开始像流感病毒一样蔓延,让人们信以为真,并被写入了一些书籍中。

  首先,人物不详,日军的“部队长”是指谁?是指日军第11军司令横山勇,还是指116师团师团长岩永汪,抑或是别的师团长?

  其次,方先觉商议的,并不是七项投降条件,而是三项停战协议。而且,停战协议是日方提出来的,不是方先觉提出来的。

  再次,双方停战是在中央银行地下室第10军军部协商的,不是在涂仁中学。是日军来到了第10军军部请求停战,不是方先觉来到涂仁中学请求投降。

  还有,历经47天惨烈厮杀的方先觉将军,在日军所谓的“部队长”的呵斥下,竟然“脸上表现了动摇不定的恐惧”,而走出会场的时候,“脸上浮现了一些安静的情态”。

  想想可能吗?方先觉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面对手下败将怎么会有恐惧之色;而签订投降书,明知道会留下千秋骂名,而脸上竟然会带着安静之色。日本这个名叫小田岛的记者,真会编故事。

  事实上,1944年8月8日的早晨到中午12点,方先觉将军和孙鸣玉将军从来就没有离开第10军军部的中央银行地下室。

  日本记者抛出这样一篇文章,目的在于瓦解中国人的斗志和信心,用《三十六计》中的计策来说,这叫反间计。

  衡阳城中的17000名中国军人,对阵十万名日军,孤军坚守47天,逼迫日本内阁下台,中国军队中军长、师长无一损伤,而日军有一名中将师团长、两名少将联队长死亡,中国军队大获全胜。

  这个辉煌战果,是抗战14年来正面战场从来没有过的。日军提出了停战,方先觉答应了,双方的地位直到此时应该是相等的,中国军队保持了尊严。

  然而,日军背信弃义,把方先觉和第10军军部的所有人关押在天主教堂,作为俘虏处理。

  就算方先觉被俘,也毫不丢人。德国的《步兵操典》规定,帝国官兵在部队减员60%以上的,弹药耗尽的,陷入敌优势兵力包围已无可能突围的,都可以选择投降。如果按照这个标准,第10军在衡阳保卫战第一阶段就应该投降了,而且投降是无可非议的。

  德国陆军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强大的陆军,德国的军队制度也本着爱护军人的目的。

  当时世界上每一个先进国家的军队都有《步兵操典》,当时的中国军队不知道有没有类似的《步兵操典》,可能没有,因为也从来没有听抗战老兵们提到过《步兵操典》。

  就算有,中国军队文化程度普遍很低,绝大部分都是文盲,又如何能够看懂《步兵操典》?

  放眼中国历史,文天祥起兵反元,也曾经被俘过,但并不能因为他被俘就不能说他是英雄。飞将军李广也曾经被俘过,但不能因为他被俘就抹杀了他的功绩。

  文天祥和李广都是英雄,然而方先觉却没有被当作英雄。甚至这几十年来,他一直背负骂名。

  那么,8月8日这天的衡阳到底是一幅怎样的情景?发生了哪些事情?8月8日全天,衡阳城里中国军队仍在抵抗,没有人接受投降,没有人放下武器。

  曾在衡阳保卫战中一炮轰死日军师团长佐久间为人的炮兵连连长白天霖在战后去了台湾,他编撰了一本《抗日圣战中的衡阳保卫战》的书。书中是这样写的:

  “衡阳陷落之日(8月8日),由于我官兵义愤填膺,各自为战,满城尽是枪声,处处狙击敌人,以致引起敌军愤怒,肆意屠杀。而手榴弹爆炸之声,此起彼落,遂成为我官兵集体殉国与敌偕亡之体炮矣!此时仍有7000余伤患员官兵,于颓壁中痛苦呻吟,或举枪自杀,或跳井投江,或悬梁而亡;重伤不能行动者,争求轻伤者或持械官兵补他一枪,以了残生,其惨状非笔墨所能形容!”

  第10军的卢庆贻、童纪统也回忆说,8月8日这天,守城官兵仍在与日军厮杀,喊杀声震耳欲聋,中央银行外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流淌着鲜血,敌我双方的尸体堆积如山,叠摞在一起,无处插脚。

  我们的军人依靠着一腔热血,怀揣最朴素的保家卫国的信念,手持最原始的武器,与武装到牙齿的敌人在抗争。这种抗争从一开始,就意味着悲壮和惨烈。

  今天是8月15日,七十七年的今天,也就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长达14年的抗日战争取得了伟大胜利,中国人民不屈不挠地浴血奋战,打败了穷凶极恶的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

  我们铭记历史,谴责侵略者的残暴,不是延续仇恨,而是珍爱和平,我们缅怀先烈,牢记不能忘却的牺牲,是因为山河重振来之不易,先辈洒热血,吾辈更应自强!!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